CPI连续3月处于“2时代” 短期或不会对货币政策形成掣肘
本文摘要:CPI连续3月处于“2时代” 短期或不会对货币政策形成掣肘 -新闻频道-和讯网

  “9月鸡蛋价格上涨非常明显,普通鸡蛋最高上涨到5.2元/斤,现在价格下来了,我今天来超市一看,只需要3.95元/斤了。”10月16日,说起最近的物价,一位北京市民王女士在海淀一家超市门口对《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如此感慨道。

  来自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的数据显示,9月初,新发地市场鸡蛋批发的平均价是4.66元/斤,相比去年同期的3.73元/斤上涨不少。这从9月CPI上涨获得证实。10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9月CPI同比上涨2.5%,涨幅比8个月扩大0.2个百分点,创下7个月新高,连续3个月处于“2时代”。

  然而记者采访获悉,虽然当前存在一定的通胀压力,但整体来看,四季度通胀压力或不大,短期也不会对货币政策形成掣肘。同时,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降息、降准仍值得期待。

  通胀有所抬头引发关注

  对于9月物价数据,受访专家认为,非食品价格的上涨是通胀上行的主要原因。

  这从数据可见,食品价格上涨3.6%,影响CPI上涨约0.69个百分点;非食品价格上涨2.2%,影响CPI上涨约1.78个百分点。在非食品中,居住、教育和医疗保健涨幅均超过2.5%,汽油、柴油等能源价格涨幅超过20%。

  对于未来CPI走势,顶点财经首席宏观分析师徐阳认为,就目前情况来看,除了原油以及其他原材料价格上涨外,CPI上行压力不大,最主要的原因是目前消费疲软,特别是冬季,基建施工淡季难以推动需求,从整体上看四季度通胀承压不大。

  “今年的通胀走势与央行的降准关系不大,主要是由于国内外经济环境导致的输入性通胀。”徐阳对记者说。

  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李赫同样指出,虽然极端天气加大了食品价格的季节性波动,但天气属于短期因素,对中长期整体通胀影响有限,预计四季度通胀依然温和可控。

  不过,仍有一些方面值得注意。李赫指出,首先,需要关注基建反弹对钢铁、水泥等行业价格的支撑和地缘政治(卡舒吉失踪案)导致的国际油价快速上行所带来的风险。其次,受8月非洲猪瘟的影响,导致各地方猪肉价格走势不一:受猪瘟影响较严重的地区,猪肉价格低;但其他地区,价格较高。

  据他介绍,浙江省由于疫区禁止外调,而本地猪源有限,供应不足,导致猪肉批发价格高达26元/千克;黑龙江是疫情重灾区,猪源充足,内销有限,猪肉价格持续走低(16.6元/千克),两地价差接近10元/千克。由于各地不同的猪肉价格,因而在李赫看来,这会导致局部地区通胀上行过快,比如浙江、北京、山东等地区,需要警惕。

  同时,在国际油价上,9月以来,受美国对伊朗制裁实施临近影响,布伦特原油价格超过80美元/桶、一度突破85美元/桶。有分析称,随着美国对伊朗制裁于11月正式实施,原油价格中短期或易涨难跌。原油价格变化可以通过交通工具用燃料对CPI产生直接影响,也可能通过交通运输服务、服装等对CPI产生间接影响。

  然而,令市场所关注的是,PPI同比涨幅出现回落:从同比看,PPI上涨3.6%,涨幅比8月回落0.5个百分点。其中,生产资料价格上涨4.6%,涨幅比8月回落0.6个百分点。对此,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绳国庆解读称,这主要受去年同期对比基数较高影响。

  未来PPI走势仍可能会继续回落。受访专家预计,虽然石油价格可能一定程度上继续支撑工业品价格环比增速,但基数效应仍将带动四季度PPI同比延续回落趋势。

  不过,有券商人士预计通胀会继续攀升。西南证券(600369,股吧)分析师杨业伟就表示,未来食品价格可能继续推升通胀,预计今年末通胀将攀升至2.6%~2.7%水平,明年二季度有可能接近甚至达到3%水平。

  货币政策仍聚焦稳增长

  不管未来通胀形势如何,多数受访专家均认为,短期通胀形势都不会对货币政策形成掣肘。

  徐阳对记者表示,目前的情况是,宽货币到宽信用的传导受阻,所以目前要明确一点,宽货币仍将持续,这是打通受阻的一个前提。因此他认为,当前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到宽信用打通的情况。

  不过,他同时表示,从最新信贷数据来看,市场从宽货币到宽信用传导逐渐加强。

  据央行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9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38万亿元,高于前值的1.28万亿元人民币,基本符合市场预期。

  数据还显示,9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97.3万亿元,同比增长10.6%。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31.81万亿元,同比增长13%;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余额为2.45万亿元,同比下降1.6%;委托贷款余额为12.81万亿元,同比下降7.7%;信托贷款余额为8.08万亿元,同比增长0.2%;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余额为3.76万亿元,同比下降13.9%;企业债券余额为19.45万亿元,同比增长7%;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余额为7.18万亿元,同比增长42.5%;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余额为6.96万亿元,同比增长9.2%。

  “刨去专项债后,结构上看,除了新增人民币贷款增加外,其余的表外融资和直接融资均有所下滑,可能的原因是打通‘梗阻’的政策逐渐落地,市场从宽货币到宽信用传导逐渐加强。”徐阳说。记者获悉,自2018年9月起,央行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当前货币政策以内部环境为主。从内部环境看,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增加,PMI、就业、外需、货币信贷等多项数据出现了回落,为了稳增长,货币政策需要保持一定的宽松,央行在10月7日再度宣布降准,原因之一也是为了稳增长。

  他还指出,下一步货币政策施策的重点将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2018年以来,流动性合理充裕下,社融、信贷数据不及预期,主要原因是表外融资收缩的同时,货币政策传导不畅导致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难。经过央行等多部门的努力,商业银行信贷额度、资本充足率等因素对信贷投放的限制已有所缓解,但经济下行压力叠加信用风险依然制约银行的风险偏好,这是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的重要原因。

  在他看来,提高风险补偿可以应对银行风险偏好下降,下一步货币政策重点或许是通过推进利率市场化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利率市场化之后,针对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虽然会上浮,但是银行会加大相应的信贷投放,从而缓解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融资困难。同时,还将加大国有企业改革力度,加快处理“僵尸企业”,以减少这些企业对资金的无效占用。

  不过,潘向东同时指出,由于货币政策以内为主,汇率风险或将加大,央行还将重点防范汇率风险,可能会联合多部门通过加强资本管制、打击地下钱庄和虚假贸易,以及人民币离岸市场干预等手段维持汇率稳定。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